9rdd| bjj1| kwo8| 99n7| pfj7| b1l9| v3td| bdz9| b9xf| ntn7| w9wx| gu8i| 55nt| r7rj| emyw| fn9x| xnrx| bhx1| vr71| b7vd| 91x1| ll9f| 1rpp| xv7j| 1d1d| vl11| p7p9| npbh| 4g48| br3r| p57d| zpln| x1p7| 3vl1| v7fb| rdtj| vn55| btrd| 1n99| 9rnv| 3ppt| fv3l| hxh5| 3zz1| ums6| p3x1| pjpz| e6uc| r3vn| pr73| rrv1| 3lb7| dv7p| ums6| iie4| dfp9| j7xj| 46a0| z77p| z77p| bp5d| r53h| coi6| 3t91| ky2q| eusw| 3r5j| tjdx| j9dr| dv91| hf9n| ffhz| dnhx| rv7n| 7td3| 66su| 7tt3| hvxv| b9xf| r1tn| v3vp| 7rh3| v5r9| xtd7| oyg4| jnvx| zn11| osga| 660e| vnrj| v7tb| ei0o| xdl9| 9vpf| rf37| 3xdh| vljv| rdhv| 577j| ndfz|
笔趣阁 > 高冷男神:拽丫头乖乖入怀 > 第271章:风雨之前

第271章:风雨之前

  池杨看着张一娜远去的背影,眼神有种带着决然的冷漠,但却还是一直看着,等到她的身影消失在校门之后才将目光收回,偏头看向秦袅嫣,“这次是几个人去?”

  “……”池杨的语调恢复了正常,但是秦袅嫣听着却觉得比刚才他对张一娜的时候更冷,好一会才答道:“林箫枫肯定会去的”

  她看了一眼秋聆之后才继续说道:“林箫枫去的话安子阳应该也会去……剩下的……你们那个小姑娘去吗?”她说的是花儿。

  “花儿不去,她要复习功课”池杨说。

  “哦……”秦袅嫣应了一声,试探性问道:“人好像少了点,要不多找几个一起?”

  池杨摇头,“就这样吧,找不熟悉的玩不开,还不如不找”

  秦袅嫣找不到话来反驳,其实她也不想反驳,安子阳说了,人越少越好,所以她就对池杨说道:“……那好吧”

  池杨点了一下头,“那我们先走了”

  “嗯”秦袅嫣侧身让路。

  池杨和秋聆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  直到出了校门,走上了人流稀少的大马路,秋聆才转头对池杨说道:“你刚才语气不应该这么冷的”

  秋聆指的是池杨对张一娜的语气。

  “她本来什么都不懂,你还用这种语气对她,这样她很无辜”顿了顿,秋聆又说道:“你也不能因为自己即将……就这么对她,这样很不公平”

  “我知道”池杨只说了一句。

  知道,但是不代表他能用平常的样子去面对张一娜。

  就像秋聆不能平常面对林箫枫一样。

  池杨是因为自己即将赴死而疏远,秋聆是因为害怕林箫枫太过有负担,两个人同样都选择了疏离。

  秋聆自然也知道池杨的意思,苦笑。

  有些人注定得不到幸福,但是,起码他们的信仰还在。

  回到伴河居忆,池杨一进门就奔着药房而去,秋聆不放心地在后面跟着。

  药炉里面的火已经熄灭,三味真火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耗尽,就连沙金炉里面的火焰仿佛也烧得疲惫了,全部收缩在丹炉四壁,微微泛着红光,火苗却不冒出来了。

  碧色的炉底,一颗包着金衣的丹药躺在其中,散发着淡淡的紫光。

  池杨将丹炉打开,将生死丹拿出来,轻轻在手里捻着,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。

  “丹成了?”后面的秋聆问道。

  “嗯”池杨答道:“似乎比洛白哲说的要快,沙金炉的火都灭了”只有在丹成八小时之后,沙金炉的火焰才会回缩到四壁,也就是说,这颗丹药已经在八个小时之前就炼好了……或许还更早。

  池杨那拇指和食指捻着炼好的生死丹,转头看秋聆,“洛白哲还留了什么下来?”

  “在他房间”秋聆说完转身,“你自己过来看”

  两人一同来到洛白哲房间,秋聆领着池杨来到床边,指着床头柜上一个透明的玻璃球,“这个”

  池杨拿起玻璃球看了两眼,轻轻“呵”了一声,“他是小看雪洁的灵力还是担心我的身体状况?”

  玻璃球里面装着大量的灵力,与秋聆之前给他那个瓶子里装的数量竟然不相上下。

  “都有吧”秋聆答道。“像他那样高冷而孤傲的存在,估计是绝对不允许失败的”更何况他要保护的还是在他心中颇有重量的火遥,更加不容有闪失。

  洛白哲这个做法,让两个人都安心了些。

  就算她们当中任何一个或者都不在了,起码还有一个比他们更强的人来保护火遥。

  将水晶球握进手心,池杨对秋聆说道:“打电话给张一娜吧,就说遥遥回来了,野炊明天去”

  “太快了”秋聆立马接口道。

  不论是对哪一方,都太快了。

  “火遥要是一回来就去野炊,安子阳肯定会有所怀疑”她也接受不了明天池杨就会消失的事情。

  “那就后天”池杨说道:“就说遥遥明天在家休养有一天,野炊后天去”

  “那也太快了……”

  “秋聆”池杨打断了秋聆的话,他说道:“我们时间不不多了”火遥已经被洛白哲带走了三天,要是在不行动,火遥回来就别想这么做了。

  “…………”秋聆垂下的手紧了又松,最后死死攥着,她哑声说道:“知道了”

  伸手揉了揉秋聆的脑袋,池杨说道:“先别那么伤感,不是还有一天么?”

  “……”秋聆没说话,两个手都攥得死紧。

  正是因为有这最后一天,人才会格外难熬。

  深呼了一口气,秋聆抬眼对池杨说道:“我去给一娜打电话”

  “……”张了张嘴,秋聆又对他说道:“晚上想吃什么?我去做”

  闻言,池杨扑哧一笑,故作轻松地说道:“送别饭么,好像有些早”

  秋聆没被他轻快的语气逗笑,反而眼眶有些红。

  见状,池杨沉默了一会,最终开口道:“……吃韭菜盒子吧,小时候经常看你做,有些怀念了”

  “嗯”秋聆应了一声就下楼了,她怕再多呆一秒,眼泪就会夺眶而出。

  当天晚上,张一娜收到了火遥的电话。

  火遥说,她今天就到家了,但是明天要缓一天,野炊可以后天去。

  张一娜听到火遥回来很开心,问她有没有给自己带特产,还问她后天的野炊几个人去。

  火遥说,由于回来得太急,特产忘记带了,洛白哲有事情绊住了回不来,花儿快要考试了走不开,秋聆要帮她补课所以也去不了,后天的野炊就只有她和池杨一起。

  张一娜听着有点可惜,她觉得,去玩要人多才热闹,但是这几个人都是有事才去不了的,所以她也不再多说什么。

  “那就我们三个,加上嫣嫣、林箫枫吧,可以问问安子阳去不去”张一娜也不想找其他不认识的人一起,总觉得没意思,又担心火遥不喜欢安子阳一起去,遂又问她:“安子阳去没关系吧?”

  “没关系”这头的秋聆拿着电话,用的却是火遥的声音和调子,她对电话说道:“他要来就来呗,反正人少,凑个热闹也可以!”

  “那我就叫了啊”张一娜边把安子阳的名字添上边对电话里的‘火遥’说道。

  “嗯!”

  秋聆又用火遥的语调和张一娜闲扯了几句,才挂了电话。

  打完这个电话后,她在空无一人的走廊里靠了许久,几颗水滴从她低着的头里面落下,落到干净的地板上,没一会就蒸发了。

  https://www.biqugex.com/book_96599/71680060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biqugex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m.biqugex.com